夫妇为纪念爱儿捐“冻床” 延长父母与夭折婴道别时间

时间:2024-06-16 07:52:00来源:湖北元港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百科
郭平希在2022年10月28日中午12时零9分出世,冻床同一天下午1时19分离世。夫妇父母患有先天无脑畸形(Anencephaly)的为纪他,在世上仅活了70分钟。念爱分娩近24小时把儿子带到这世上的儿捐巧慧(Ruth Jamir,34岁,延长夭折婴道家庭主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抱住儿子时,冻床听到了他打嗝的夫妇父母声音,还看到他试图吮吸我的为纪手指。”郭平希是念爱巧慧和郭晋辉(39岁,牧师) 一家的儿捐老三。他们是延长夭折婴道在巧慧怀孕12周的例行扫描中,发现了宝宝头骨异常。冻床妇产科医生当时告诉他们,夫妇父母这只是为纪他们“运气不好”,并让他们考虑堕胎。虽然胎儿能在子宫内长大,胎儿和母亲在孕期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即使孩子能够足月产下,出生后存活的概率非常低。巧慧说:“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相信上帝把孩子赐给我们是有原因的。如果他的生命已经如此短暂,那么我们的愿望就是一家五口能一起度过每一个美好的时刻,留下美好的回忆。”郭平希出生的那天,郭晋辉带着两个孩子和家人进入产房探望,也请了一位摄影师为他们一家五口拍摄仅有的全家福。 郭晋辉(左)和巧慧的幼子郭平希(中)患有先天无脑畸形,出生后在这世上仅有的70分钟里,跟家人拍摄了全家福。(受访者提供)约20分钟后,孩子们、摄影师和家人都先行离开,留下夫妇二人单独与新生宝宝做最后的道别。对于刚生产的巧慧来说,麻醉药还未退去、身上还插着各种监护仪,当时的她已经精疲力尽。“我们为他祈祷,感谢上帝赐予他生命,就把他交给了护士。”当时的情景刻骨铭心,巧慧透露:“我其实多么希望我有更多时间给他洗澡,给他穿上他兄姐出生后出院回家时,曾经穿过的衣服。我希望有时间给他阅读我们最喜欢的书,那本他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经常读过的书。我希望有时间给他的手脚取个模印,这样多年后我就可以握着它们,回忆起儿子的渺小。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和三个孩子在一起。我希望能有更多他的照片……”待产期间,巧慧积极为儿子的出生即死亡做准备,阅读各种资料、联系支援组织等。她从中得知称为CuddleCot,类似“冻床”的仪器。它配有低温装置,可将刚出生不久却夭折的婴儿放入其中,维持宝宝身体的保鲜度,让父母与家人有多一些时间与宝宝相处。我国尚未引进CuddleCot设备 夫妇望与其他医院合作许多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医院都提供这个设备,但我国并没有引进。在郭平希去世一年后,巧慧和郭晋辉为纪念儿子,花了约3000元购买了一台CuddleCot,并以儿子的名义捐赠给竹脚妇幼医院,也借此亲自向曾经为他们提供帮助的医护团队表达谢意。这也是本地的第一台CuddleCot。巧慧说:“我多么希望在儿子出生的那一天,可使用一台CuddleCot。所以,我们希望给予那些正在经历这种艰难时期的家庭,有多一点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希望这能帮助他们走出悲伤。”接下来,她也希望联系其他医院,与他们合作引进更多台CuddleCot,以让更多的家庭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使用它。医院提供围产期姑息关怀服务 竹脚妇幼医院是东南亚第一家竹脚妇幼医院打算不久后让失去孩子的父母使用郭晋辉和巧慧捐赠的CuddleCot,目前在为医护人员进行相关培训,并把仪器纳入现有的工作流程中。该医院妇产科系围产善终护理服务资深顾问医生特瓦尼(Komal Tewani)受访时说,CuddleCot与医院所提供的围产期姑息关怀(perinatal palliative care)服务相辅相成。医院很高兴能获得郭晋辉和巧慧的慷慨捐赠。竹脚妇幼医院是东南亚首家提供围产期姑息关怀服务的医院。这项服务于2017年1月推出,旨在为怀着的胎儿患有致死性疾病的妇女,提供一系列的关怀和护理。团队由一名姑息治疗专家领导,也包括妇产科和新生儿科医生、护士和医疗社工。成立并带领围产期姑息关怀服务团队的特瓦尼说,他们至今已为超过100名患者提供这项服务。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